信托产品并非万能药

 信托   2019-08-18 09:33   119 人阅读  0 条评论

信托不过是一种制度设计,它有很强大的功能,比如财富传承、风险隔离、税务筹划,但是它并非无所不能,不妨从其历史源起、法律基础来了解信托的本质。

 

 

1


历史的源起


原始的信托行为发源于数千年前古埃及的“遗嘱托孤”。信托最早的文字记载是公元前2548年古埃及人写的遗嘱,其中指定其妻继承财产,其子为受益人,并为其子指定了监护人。但从法律的角度讲,真正的信托源于罗马法“信托遗赠”制度。(南方财富网,《信托的起源与发展过程》,2016)


古罗马早期还是奴隶制的宗法社会,那时候的人是要分出三六九等的,贵族、平民、外国人,身份不同,权利也不一样,这一点在继承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古罗马还是以遗嘱为主要继承方式,但只有享有财产权人才能享有继承权,贵族享有,罗马市民享有,但像外国人、奴隶其实是不享有财产权的,所以遗嘱人只能是罗马市民、贵族或者出征的军人,对于平民和外国人就不能立遗嘱,他们的财产就得不到继承。此外,还有诸如继承人必须是成年已婚男子,未婚男子不得继承,凡是女子就不可以继承,“生而自由,死而奴隶”的尤尼亚拉丁人死后财产只能归恩主所有,遗嘱必须通过特定的形式(比如贵族人大会),否则无效,限制很多,反正就是不让个人财产顺利交付给下一代。


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既然法律上规定了种种限制,就会有人想办法规避,于是遗产信托就被发明了出来。早期的模式特别简单,就是某人临死前把要继承的财产卖给某信任的好友,在自己死后,该好友在适当的时机再把财产转让给自己的继承人。这样,财产就得到继承。那时候大家没那么复杂,什么破产隔离、保值增值,统统没有,就一个目的,怎么能把财产给到孩子手里就怎么来。


但是最原始的信托也包含了最基本的关系,就是产权过户,所有权发生转移,这点与现代基本是相同的。但在古罗马,大家称这个法律关系为买卖关系,而现代叫信托关系。所以,我们现在看信托特别高大上,基本都是为富人服务的,但其实信托诞生的时候都是为没有人格权的平民、外国人、非罗马市民、蛮民服务的。最终,古罗马法吸收了这一制度,将其法制化了,成了一项正式的法律规定。


信托遗嘱产生的原因,除了法律对遗嘱的种种不公限制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经济基础的变化。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信托遗嘱发生的前提是大家都有财产需要继承,为什么在人类一出现的时候没有出现这么高大上的信托制度,很重要的原因是生产力低下,大家穷极一生可能也没有留下什么遗产需要继承,即使在古罗马早期,遗产信托也没有产生,因为当时还是奴隶制大家庭制度,生产力水平低,即使是贵族其实也没多少财产,那时更注重的是贵族身份的继承。随着古罗马不断地对外征战,夺去了大量的土地和奴隶,这时候经济发展了,逐步变成了奴隶制大庄园经济,贵族有了大量的财产,出现了商业社会的雏形,平民、外国人也在商业贸易中逐步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才产生了财富传承的需求,也就被逼发明了遗产信托制度。所以,信托是人类社会发达到一定阶段之后才发生的,是人类财富增长的表现。


后来,随着古罗马法不断修正,人与人之间身份区别的消失,遗产信托被遗嘱所吸收,在历史上暂时告一段落,直到13世纪,英国再次发生继承上种种狗血的事情,这时信托才又被再一次拎上了历史的舞台,并发扬光大至今。


有个很奇怪的现象,欧洲大陆的法律,从渊源上与古罗马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按说德国法国为主的大陆法系源自古罗马法,他是最应该继承信托制度的,但是恰恰相反,信托制度与大陆法系反而发生了种种的不适应,就像两个尺号不一样的齿轮,怎么也挨不到一块儿去。反而是一度被日耳曼法统治的英国最终继承了罗马法的信托制度,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一个玩笑。(李欢欢,《信托不是现代产物,起源其实在古罗马时期》,2016)


从操作的层面上说,现代信托起源于英国的“尤斯制”(USE)。


英国在封建时代,人们普遍信奉宗教,按照当时的基督教义,信徒“活着要多捐献,死后才可以升入天堂”。这使教会的土地不断增多。


根据英国当时的法律,教会的土地是免征役税的。教会土地激增,意味着国家役税收入逐渐减少。这无疑影响到了国王和封建贵族的利益。于是,13世纪初英王亨利三世颁布了一个《没收条例》,规定凡把土地赠与教会团体的,要得到国王的许可,凡擅自出让或赠与者,要没收其土地。


当时英国的法官多数为教徒,为帮助教会摆脱不利的处境,通过“衡平法院”,参照《罗马法》的信托遗赠制度,创造了(尤斯)制度。尤斯制度的具体内容是:凡要以土地贡献给教会者,不作直接的让渡,而是先赠送给第三者,并表明其赠送目的是为了维护教会的利益,第三者必须将从土地上所取得的收益转交给教会。(南方财富网,《信托的起源与发展过程》,2016)


 

 

2


信托的法律基础


法系是西方法学中一个常见的概念。凡是在内容上和形式上具有某些共同特征,形成一种传统或派系的各国法律,就属于同一个法系。


目前主要有两大法系: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而在英美法系中,又有普通法和衡平法两套法源。衡平法(equity),是英国自14世纪末开始与普通法平行发展的、适用于民事案件的一种法律。它以“正义、良心和公正”为基本原则,以实现和体现自然正义为主要任务。同时,衡平法也是为了弥补普通法的一些不足之处而产生的。衡平法是不成文法,判例是主要的依据,大法官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但也有严格的衡平法基本原则,作为审判的指导原则。


信托是衡平法里面的一个机制,指一个人(称为受托人)为了他人(称为受益人)的利益持有资产(称为信托财产)”。虽然受托人拥有信托财产的所有权,但信托财产的收益只能由受益人享有。


在普通法的范畴,财产已经通过信托转让至受托人名下,受益人是没有权利请求任何权利的,但是在衡平法的范畴,信托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受益人能够享有收益,所以受益人是可以通过衡平法庭要求受托人实施信托合约中所承担的义务。


设立信托之前,委托人是完全所有人,同时享有普通法和衡平法意义上的所有权。但信托一旦成立,委托人就失去了信托财产上的所有权利,不管是普通法上的还是衡平法上的。


设立信托之后,受托人承担着管理和控制信托财产的责任,但只能是为了受益人的利益。受托人是信托的代表,拥有普通法上的所有权,信托财产必须被交付给受托人,同时又独立于受托人本身的固有财产;受益人拥有信托财产的衡平法所有权。(《浅谈英美法系的商业信托原理在大陆法系框架下的适用》)


由于受益人的权力是衡平法范围内的,所以在大陆法系国家,信托很难被完全纳入进该国的法制系统中。“时至今日,精致理论的集大成者的德国依然没有自己的信托法”(田杰,《大陆法系解释信托的新逻辑》,2018),德国与英美法系的信托相对应的是信托法律行为(孙静,《德国信托法探析》,2012)。我国法律属于大陆法系,我们的《信托法》也是存在很多模糊的界定。比如没有明确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归属,“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进行管理或者处分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二条)。


这其中最大的分歧在于两大法系对于财产所有权这一基本法律概念上的分歧。英美普通法中的法律所有权和衡平所有权的双重所有权结构(也有说法是因为英美衡平法中财产三权是分立的)与大陆法系一物一权之所有权理念格格不入。


“在英国和美国,因为信托带来的财产利用状态的多样性、不确定性和复杂性,从而带来财产权属状态的多样性、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因此房地产买卖基本上都有律师的参与方能进行;而在大陆法系如中国,在房地产买卖过程中,老百姓基本上依据不动产登记即可确定房屋权属,交易方便快捷很多。”(田杰,《大陆法系解释信托的新逻辑》,2018)


 

 

3


境外信托与国内信托的比较


实际上,国内信托成立的目的和功能与信托的原意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可以说非常具有中国特色。


内地信托在早期的主要功能定位就是为了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为企业提供融资,这种业务惯性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中国信托简史》,用益信托网,2018年)。所以,内地信托公司的主要业务内容是发行信托产品来实现融资、增值的目的,再加上信托法律基础的不同,内地信托在风险隔离、税务筹划和财富传承方面的功能几乎是缺失的。


可由于境外信托只适用于境外资产,想通过境外信托来处置国内的资产,目前在实际操作和法律适用上都是有难度的。两者的具体区别可见下表。


 

境外信托从其出现发展到现在,随着需求和监管的变化,架构和设置一直都在改变,但建立在信任基础之上,为保护个人财产要求而具有的创新精神是始终未变的。期待内地信托也将能实现这样的目的。


本文地址:http://www.cdshengte.com/3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信托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